狄歌momo

小鹿断我中非荒川断我高非…突然就集齐荒鹿了呢!!是不是该庆祝一下!!

【荒狗】夏雨过后

私设成山。
1.未觉荒x觉醒狗 年下 这个配色超搭超养眼的太太们不试试吗x【热爱觉醒狗子】
2.荒自带冰柜体质
3.粘粘糊糊甜甜腻腻+ooc
这里的雨是南方的雨啊…
—————大义分割线—————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这半边如倾瀑布那半边骄阳似火。看着要毁灭阴阳寮的午后大雨顷刻之间转小,淅淅沥沥地在积水的庭院里蹦哒着玩儿。刚刚因骤风而流动起来略显清凉的空气又渐渐凝滞起来。
 
    大天狗穿着一身里衣坐在自己房间外的廊下,有点烦躁地摇着扇子。今天实在太热,又时不时下一场太阳雨,晴明干脆就没有让任何式神去出任务,就连带大全家的劳模大天狗也不用带狗粮刷御魂了。但天气热还是热,热得大天狗胸口都在发闷。他尽量打开自己的羽翼轻轻扇动,但羽毛却吸了些湿热的空气变得沉重,身上的滑腻感也不知是汗还是凝结的水蒸气。
 
    “今日的冰还没到吗?”荒从结界那边出来,如同平时一般穿着繁复的衣裳,却完全没有要出汗的迹象。“汝看上完全没觉得热啊。”大天狗摇了摇头,“今天的冰一早就有人送来了,只是整个平安京都用冰,连皇室那边都周转不过来,寮里的冰都放在晴明的房间了,山兔什么的小家伙嚷着要吃都挤进去了,也不知道现在还剩不剩。”
 
    “那你这么热,为何不去晴明房内?”荒贴着大天狗坐下,顺手接过那巨大的扇子扇起来。“或者…寮里不是有水池么。”虽然水池那边平时都是水生式神的栖息地就是了。
 
    “吾才不与那等小妖争一点半点冰,再说那屋里挤满妖怪,指不定更热。”大天狗扯了扯里衣的下摆和领口,让衣服不要黏在身上,“荒川那獭蹲水池,吾可是天狗,下了水可就斗不过他了。”他偏过头看了看荒理得整齐的衣服说:“倒是汝,一点都不热吗?而且…汝似乎本来很畏水啊。”
 
    荒幽深的眼眸一黯。当年勤劳的养家狗给刚来寮里小小的荒洗澡可废了不少功夫把他按在水里啊。“我只是…不想再体会冰冷的水而已…”他轻声喃喃着。
 
    “洗澡水明明是热的。”而且大天狗剐他一眼,“不要靠吾太近,看着都热。”大天狗伸手轻轻去推荒,却反被荒抓住了手腕。“小时候的事就不要记那么牢了。”荒低头吻了吻大天狗的手心,“比起过去,还是现在比较重要。”
 
    大天狗觉得自己的脸迅速地烧了起来。要是在荒还在“小时候”那时知道两人会变成这样,他才不想把荒带大呢。再说,那个“小时候”也不过是几个月前罢了。
 
    “汝手甚凉,借吾一用。”大天狗急忙让将荒的手背摁在脸颊上掩饰浅绯色。荒的皮肤如在冰水中泡过,毫无生气地透着森森的凉意。
 
    什么啊,是这样触感啊。怪不得他完全不怕热嘛。
 
    夏雨彻底停了,阳光更加猛烈地照射下来,潮湿的地面不断发起一波又一波湿气的热浪扑到廊里。
 
    “吾还是进屋好了。”大天狗在荒的衣袖上蹭了蹭下颔的汗珠,准备甩开被自己体温焐得温暖的那只手就起身。荒可不放他走:“屋里也热。”“外面这湿气闷得吾头晕。”大天狗虽贪恋荒清冷的肌肤之亲,却也不愿就在廊下给其他式神看见。
 
    大概是看出大天狗喜欢自己的低体温,荒捞过他的腰将他抱起来:“那么我给你降温吧——整个人,所有,都给你。”

大天狗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便安静地窝在荒微凉的怀里:“记得把门拉上…”

可能有些轻微中暑吧,大天狗晕晕乎乎地蜷缩在榻榻米上,完全不知自己是怎么样被抚摸得浑身战栗,湿透里衣又是怎么被褪去。眼前的黑暗消失时便是荒的脸,他们在接吻,暧昧温热的吐息和侵略的舌尖让大天狗完全透不过气来。荒额前凌乱的发丝黏在大天狗脸上,于是他伸手将那一咎头发撩开,又去解大天狗的发绳。

墨蓝的发丝散下来,被汗水顺成一小条一小条,纠结地绕着大天狗的脖颈。“这不是…更热了吗…”大天狗能感受到两只冰凉的手在身上挑逗性的爱抚,却被它们挑起的欲火彻底侵蚀掉,小腹的灼热延展到全身,像是在发烧。敏感的翅根被巧妙地爱抚,让他差点尖叫出声。

荒还几乎是衣衫整齐地做着所有动作。大天狗在他手下高潮过一次后无力地去扯他的腰带:“不公平啊…说好全部给吾,却只有手而已…”

大天狗如愿以偿。他拥着那低温的肉体在榻榻米上翻覆,即使周围的空气像凝固一般闷热潮湿,身下的榻榻米被汗水浇得湿滑,在整个房间里留下湿答答的痕迹。越来越难以压抑的呻吟伴随着缺氧的喘息,和黏糊糊的体液一起占据了整个房间。

第四次高潮与一声响雷一起来临。大天狗有些虚脱,双腿还缠着荒的腰,侧耳听了听:“又要下雨了吗?”微凉的液体又灌进他的身体,正如雨水浇灌在炎热的土地上一样,令他的热度退去。“…不会做了一下午了吧?”

“是啊。”这是对两个问题的回答。荒的身上也是汗水淋漓,两人的肉体接触不断地打滑。“看来你不喜欢下雨。”

“确切地说,是不喜欢夏天雨后又湿又闷热的感觉啊。”

荒在大天狗耳尖落下一吻:“你现在也是又湿又热,我可喜欢得不得了。”

“正好,吾也是。”

————月亮分割线————

那个时代夏天用冰一般是放在屋里吸热降温的,当然也可以吃啦……不过能用得起的一般都是皇室贵族啊重臣啊什么的。
意识流肉不咋香。

苜菽蔬:

吃我一记拉郎邪教!一恶一正,相爱相杀!大噶不考虑入股么!(ง •̀_•́)ง

極道畫師:

用妹控试试画淡墨和白描,其实以前以为是特别文雅的人呢,雅乐之神和棋神呀_(:з」∠)_

ALeo维:

好久没画女孩子了!

事后大概是觉把萤草用毯子包起来哄了【。